資訊首頁(yè)  浙商追蹤 浙商檔案 浙商謀略 浙商傳奇 巾幗風(fēng)采 浙江商會(huì ) IT精英

華為奮斗者的精神感召任正非的家國觀(guān)念

作者: 時(shí)間:2020年05月19日 信息來(lái)源:

   華為奮斗者的精神感召任正非的家國觀(guān)念

 
  《我的父親母親》是任正非的長(cháng)篇回憶文章,這種情感真摯而濃烈的紀念文章,袒露著(zhù)任正非的內心世界,用它來(lái)解讀任正非本人的精神向度,可能比其他任何講話(huà)與座談會(huì )紀要更有說(shuō)服力。
 
  任正非是這樣介紹他的父母的:
 
  爸爸任摩遜,盡職盡責一生,充其量可以說(shuō)是一個(gè)鄉村教育家。媽媽程遠昭,是一個(gè)陪伴父親在貧困山區與窮孩子廝混了一生的一個(gè)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園丁。
 
  這里,任正非沒(méi)有使用更為確切的“中學(xué)校長(cháng)”的職位來(lái)指稱(chēng)父親,而是冠之于“鄉村教育家”;對于母親,則稱(chēng)之為“園丁”。由此可見(jiàn),他是頗以父母的教師出身為傲的。因此,在這樣貧苦的家庭生活里,任正非內心還留有這樣一種讓他感到可稱(chēng)尊貴的基因。接下來(lái),他簡(jiǎn)介了他父親這名“鄉村教育家”的經(jīng)歷——
 
  爸爸穿著(zhù)土改工作隊的棉衣,隨解放軍剿匪部隊一同進(jìn)入貴州少數民族山區去籌建一所民族中學(xué)。一頭扎進(jìn)去就是幾十年……
 
  由于爺爺的良心發(fā)現,也由于爸爸的執著(zhù)要求,爸爸才讀了書(shū)。爸爸在北京上大學(xué)期間,也是一個(gè)熱血青年,參加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,進(jìn)行抗日演講,反對侵華的田中奏章,還參加過(guò)共青團。由于爺爺、奶奶相繼病逝,爸爸差一年沒(méi)有讀完大學(xué),輟學(xué)回家。時(shí)日,正值國共合作開(kāi)始,全國掀起抗日高潮,父親在同鄉會(huì )的介紹下,到廣州一個(gè)同鄉當廠(chǎng)長(cháng)的國民黨軍工廠(chǎng)做會(huì )計員。由于戰爭的逼近,工廠(chǎng)又遷到廣西融水,后又遷到貴州桐梓。在廣西融水期間,爸爸與幾個(gè)朋友在業(yè)余時(shí)間,開(kāi)了一個(gè)生活書(shū)店,賣(mài)革命書(shū)籍,又組織一個(gè)“七?七”讀書(shū)會(huì ),后來(lái)這個(gè)讀書(shū)會(huì )中有幾十人走上了革命前線(xiàn),有相當多的人解放后成為黨和國家的高級干部。粉碎“四人幫”后,融水重寫(xiě)黨史時(shí),還把爸爸邀請過(guò)去。
 
  這段文字,任正非把父親早年經(jīng)歷描述得非常清楚,彰顯了一個(gè)愛(ài)國志士的形象。這一番描述,既有為其父親在之后的“文革”中受到的迫害叫屈,同時(shí)也表明了任正非對于父親這段抗日救國的經(jīng)歷深感為榮,如同他對父母身為教師而感到光榮一樣。
 
  父母的教師身份,培養了他對教育的重視,華為發(fā)展后的社會(huì )捐贈活動(dòng),很大部分是面向教育領(lǐng)域的。但更加重要的是,父母的優(yōu)秀也讓他對自己的人生不甘于平庸。文章講了一個(gè)感人至深的故事,文革武斗時(shí)期,任正非扒火車(chē)回家,半夜才見(jiàn)到了父母,第二天清晨臨走之時(shí),父親脫下腳上的舊皮鞋交給了他,囑咐他要學(xué)習知識,不要隨大流,“學(xué)而優(yōu)則仕是幾千年證明了的真理”,“以后有能力要幫助弟妹”。懷抱對父母的驕傲和溫暖,任正非文革武斗正酣之時(shí),埋頭于學(xué)習。他不僅學(xué)習實(shí)用的數學(xué)和外語(yǔ),還學(xué)習了幫助他思索人生的哲學(xué)、邏輯學(xué)。
 
  任正非是家中老大,在兄弟姐妹眾多的家庭里,長(cháng)兄如父的概念甚于一般家庭。作為長(cháng)子,任正非需要為父母分擔家庭壓力,照顧更為幼小的弟妹,這種深深的責任感,是特殊的家庭環(huán)境和父母的教育給予任正非的精神品質(zhì)。文章里還提到,在三年困難時(shí)期,任正非一家九口人全靠父母的工資生活,生活十分拮據,而在他將要上大學(xué)時(shí),母親卻給了他兩件襯衣,這讓他心里想哭,“因為,我有了,弟妹們就會(huì )更難了”。這種長(cháng)兄的心態(tài)在文章的其他故事里也有流露。任正非說(shuō),高考前三個(gè)月,為了讓他能安心復習功課,不至于餓到肚子,他的母親早上總會(huì )悄悄塞給他一個(gè)小小的玉米餅,“我能考上大學(xué),小玉米餅起了巨大的功勞”。但“這個(gè)小小的玉米餅,是從父、母與弟妹的口中摳出來(lái)的,我無(wú)以報答他們”。
 
  饑餓年代的艱苦生活,在痛苦中,也會(huì )給人帶來(lái)十分充盈的回憶。沒(méi)有糧食,任正非全家人到處找吃的,上山采紅刺果,或是“采幾顆蓖麻子炒一下當花生吃”,窮想辦法。但是最溫馨的記憶,還是全家圍坐一起煮南瓜,“沒(méi)有專(zhuān)用的廚房,而是臥室床前的地上,挖一個(gè)坑,作一個(gè)地爐,又做飯,又取暖,大家圍在一起,吃南瓜,和和融融”。這種艱難的環(huán)境,使家庭成員之間的心靈聯(lián)系變得更加緊密。1982年,任正非出席了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,會(huì )議的合影被其父親做成大大的鏡框,懸掛墻上,“全家都引以自豪”。
 
  對家人深深的責任,讓任正非在人生無(wú)路的時(shí)候創(chuàng )辦了華為,他需要通過(guò)事業(yè)的成功來(lái)改善家人的生活。而這種奉獻家庭的使命感也內化為他的管理思想的一部分,在經(jīng)營(yíng)華為的時(shí)候,他也總是以實(shí)現家人幸福的口號來(lái)激勵員工,并以家庭觀(guān)念和倫理來(lái)作為上下級溝通、后勤保障的原則。比如說(shuō),他要求艱苦地區一定要把食堂搞好一點(diǎn),要把餐廳布置得像個(gè)家,“餐廳干凈一些,空調、燈光舒適一些,桌子擦得干凈一些,放上一束野花,實(shí)在沒(méi)有花,也可以放一團白菜花、蘿卜花”。他還明確要求,前去非洲探親的華為家屬,一定要請她們去馬賽馬拉,“要把公司每年補助的三套機票用完”。他更要求上級要對屬下員工有愛(ài)惜之心,“古往今來(lái)凡能打仗的部隊,無(wú)一例外,都是長(cháng)官愛(ài)惜士兵,不然就不會(huì )有士為知己者死”。
 
  不過(guò),家庭觀(guān)念畢竟是一個(gè)小的概念,在數量大于家庭的企業(yè)集體里出現公私矛盾,反而有導致腐敗的危險。因此,對于更大團隊的建設,無(wú)疑需要用更為宏闊的目標和更為深遠的使命來(lái)號召,對家庭的責任因此很自然地進(jìn)化到了對國家民族的責任上來(lái),這就形成了《華為基本法》里闡述的華為的社會(huì )責任:華為人需要“為偉大祖國的繁榮昌盛,為中華民族的振興,為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而不懈努力”。先“大家”再“小家”,呈現了一種先后次序之分。
 
  當我們把目光回溯到華為早期的發(fā)展歷程,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民族主義激情的真實(shí)涌動(dòng)。任正非無(wú)論是在用于內部宣傳的講話(huà)、文章之中,還是在對外接受的采訪(fǎng)、座談之時(shí),都有大量的相關(guān)敘述,比如1995年年底,任正非在與“863”工程及國家科委的領(lǐng)導、專(zhuān)家座談時(shí)表示,華為的企業(yè)文化建立在國家文化的基礎上,以愛(ài)祖國、愛(ài)人民、愛(ài)公司為基調,企業(yè)要靠信仰留人。
 
  回到《我的父親母親》這篇文章。在文章最后,任正非十分痛心地自語(yǔ)道:“回顧我自己已走過(guò)的歷史,捫心自問(wèn),我一生無(wú)愧于祖國、無(wú)愧于人民,無(wú)愧于事業(yè)與員工,無(wú)愧于朋友,唯一有愧的是對不起父母。”這幾行敘述,雖然是以濃烈的筆墨表達了對父母的不舍和愧疚,但同時(shí)也在字里行間折射了他的價(jià)值取向:一種強烈的使命感,使他認為個(gè)人的價(jià)值,就是要對家庭、事業(yè)以及國家都承擔起重要的責任。 “振興通信,中華有為”
 
  這種家國情懷,其實(shí)也是任正非這個(gè)年代人所具有的普遍特征。作為一個(gè)20世紀40年代出生的企業(yè)家,任正非的成長(cháng)階段中,充斥著(zhù)意識形態(tài)的教育。這種意識形態(tài)的教育要求人們更加關(guān)心抽象、宏偉的集體性目標的實(shí)現,而非個(gè)人的具體愿望的滿(mǎn)足,要把個(gè)人價(jià)值的實(shí)現建立在集體性目標的完成上。與此同時(shí),經(jīng)歷了國家貧弱的年代,在那改革開(kāi)放激流奔涌之際,振興民族的激情很容易落實(shí)為經(jīng)濟建設上的奮斗精神。吳敬璉的一段話(huà)可以大概描述這種心態(tài),他說(shuō):“我們這一代人總有揮之不去的憂(yōu)患意識,這與自己的經(jīng)歷中的家國多難有密切的關(guān)系。民族振興是我們這一代人刻骨銘心的夢(mèng)想。我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我們個(gè)人的命運是同改革開(kāi)放的命運聯(lián)系在一起的。對民族前途自然就應當有一分責任和擔當。”
 
  通過(guò)持續的企業(yè)文化運作,任正非個(gè)人的這種家國情懷也不斷凝聚為公司的重要文化理念。強烈的民族情感,尤其成為早期華為企業(yè)文化的重要特征。1993年7月1日,時(shí)任廣東省省長(cháng)的朱森林在為華為題詞時(shí),寫(xiě)下的是“振興通信,中華有為——深圳市華為技術(shù)有限公司贊”,把“華為”二字的定義解釋得非常清楚。華為將題詞登載在內部報紙《華為人》上,顯然是認可這一解釋的。
 
  文章摘抄于:《華為哲學(xué)概論 》作者:樓河
 
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(lián)系我們
 
  聲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并不意味著(zhù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任何建議。若有來(lái)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(wǎng)聯(lián)系,我們將及時(shí)更正、刪除,謝謝。
 
  • 6人
  • 0人
最新文章
版權和免責聲明:
1.凡注有“浙江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網(wǎng)”的文章,均為浙江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
2.未注明來(lái)源或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章,本網(wǎng)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(zhù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內容的真實(shí)性;如果您認為文章有可能損害您的利益或知識產(chǎn)權,請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
關(guān)于我們 | About zj123 |法律聲明 | 友情鏈接 | 建議留言 | 網(wǎng)站地圖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最新資訊

客服:0571-87896971 客服傳真:0571-87298208 543059767 1091140425

中國電子商務(wù)網(wǎng)站百強 © 2002-2012 zj12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網(wǎng)監網(wǎng)監

浙ICP備11047537號-1